美国飙升的债务和赤字引发了对经济和市场威胁的担忧

XM集团

注意:以上链接是XM集团永久开户链接,不要进入假冒黑平台了!

XM集团官网 XM开户注册

广告

自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以来,美国政府债务已经膨胀了近50%,这让华尔街和华盛顿的担忧都加剧了。 联邦欠条目前为34…

自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以来,美国政府债务已经膨胀了近50%,这让华尔街和华盛顿的担忧都加剧了。

美国飙升的债务和赤字引发了对经济和市场威胁的担忧

联邦欠条目前为34.5万亿美元,比2020年3月的水平高出约11万亿美元。作为美国经济总量的一部分,现在已经超过了120%。

对这些令人瞠目的数字的担忧在很大程度上仅限于国会山的党派仇恨以及负责任的联邦预算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等监管机构。不过,最近几天,这种传言已经波及到政府和金融巨头,甚至有一家知名华尔街公司怀疑,与债务相关的成本是否会对股市上涨构成重大风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二在阿姆斯特丹对一群银行家发表讲话时说:“我们正面临巨大的结构性赤字,我们迟早要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早一点比晚一点更有吸引力。”。

虽然鲍威尔竭力避免对这类问题发表评论,但他鼓励听众阅读国会预算办公室最近发布的有关美国财政状况的报告。

他说:“每个人都应该读一读他们发表的有关美国预算赤字的文章,并且应该非常担心,这是民选人士迟早需要支持的事情。”

*债务和赤字的未知领域*

事实上,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是不祥之兆,因为它们勾勒出了债务和赤字的可能路径。

该监督机构估计,公众持有的债务(目前总计27.4万亿美元,不包括政府间债务)将在未来十年内从目前占GDP的99%上升到116%。国会预算办公室在其最新报告中表示,这将“比美国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多”。

激增的预算赤字一直在推动债务,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该机构预测,2024财年将出现1.6万亿美元的缺口——前7个月已经达到8550亿美元——到2034年将激增至2.6万亿美元。作为GDP的一部分,赤字将在10年内从今年的5.6%增长到6.1%。

报告称:“自大萧条以来,只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2007-2009年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及之后不久,赤字才超过了这一水平。”

换句话说,如此高的赤字水平主要在经济低迷时期很常见,而不是在美国在2020年3月宣布疫情后短暂暴跌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享有的相对繁荣时期。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欧盟成员国必须将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内。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上周三接受伦敦天空新闻采访时谈到了债务的潜在长期影响。

这家美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的负责人说:“美国应该非常清楚,我们必须更多地关注财政赤字问题,这对世界来说很重要。”

“总有一天会出问题,你为什么要等呢?”戴蒙说,“问题将由市场引起,然后你将被迫应对它,而且可能以一种比开始时更不舒服的方式。”

同样,桥水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几天前告诉《金融时报》,他担心飙升的美国债务水平将降低美国国债的吸引力,“特别是对于担心美国债务状况和可能受到制裁的国际买家”。

到目前为止,情况并非如此:美国财政部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外国持有的美国联邦债券为8.1万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无风险的美国国债仍被视为有吸引力的现金存放场所,但如果美国不控制其财政状况,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市场影响*

更直接的是,人们担心债券收益率上升可能会波及股市。

“一个明显的巨大问题是,美国联邦债务目前处于完全不可持续的长期轨道上。” Wolfe Research分析师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该公司担心,除非美国恢复财政秩序,否则“债券义勇军”将举行罢工,同时不断上升的利息成本将挤出支出。

“我们的感觉是,(两党)政策制定者将不愿以严肃的方式解决美国的长期财政失衡问题,除非市场开始对这种不可持续的局面产生强烈反弹。” Wolfe分析师写道,“我们认为,政策制定者和市场很可能低估了未来预计的净利息成本。”

美联储加息使债务形势复杂化。从2022年3月到2023年7月,美联储11次上调短期借款利率,总计5.25个百分点,政策收紧与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相对应。

债务的净利息(政府债务支付总额减去投资收益)本财年总计为5160亿美元。这比政府在国防或医疗保险上的支出还要多,大约是教育支出的四倍。

美国总统大选可能会对财政状况产生一些温和的影响。在乔·拜登(Joe Biden)总统执政期间,债务飙升,在他的共和党挑战者、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债务升级,此前政府采取了积极的支出措施应对疫情。

高盛(Goldman Sachs)经济学家亚历克·菲利普斯(Alec Phillips)和蒂姆·克鲁帕(Tim Krupa)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选举可能会改变中期财政前景,尽管可能比人们想象的要小。”

高盛经济学家表示,如果共和党大获全胜,可能会导致特朗普在2017年推动的即将到期的企业减税政策延期——自那以来,企业税收收入增长了一倍左右——而民主党获胜可能会增加税收,尽管“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会用于新的支出”。

然而,预算中最大的问题是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支出,高盛表示,在选举的”任何情况下”,似乎都不可能对这两个项目进行改革。


【免责声明】诸葛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内容仅供交易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站不保证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项目的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网站没有任何盈利目的,故仅供访问者参照使用。所以因依赖该资料所致的任何损失,本网均不负责。 网站上部分信息内容及图片来自于网络/注册作者/投稿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与我们联系关闭,邮箱:2641211564@qq.com。